一天狂卖700亿: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爆款基金

  每经记者 黄小聪    每经编辑 叶 峰    

  3月21日,春分,二十四节气之一,从这天起,北半球各地开始昼长夜短,春天的气息也越加浓厚。

  今年资本市场的春天从春节之后,就已经一片生机盎然,而基金行业的春天似乎来得要晚一些,如果说3月20日一天时间多达17只新基金成立,让大家闻到了一丝基金行业春天的气息。

  那么3月21日睿远成长价值混合的发行则有点直接入夏的感觉,一天时间募集超过700亿元,最终的配售或将在10%以下,多年不见的场景,熟悉而又陌生。

  不愿再来一次的爆款

  记者大致是在2005年前后开始接触基金,那时候的基金公司不多,产品也不多,宣传渠道也比较有限,还记得那时记者还在读书,偶尔一次机会跟一位前辈一起帮基金公司做宣传,如今回想起来,却已经连基金名称都想不起来了。

  那时候的王亚伟还没被太多投资者所熟知,随着2006年之后王亚伟掌舵华夏大盘,创造的业绩神话让“公募一哥”的称号就此出现。

  彼时王亚伟的基金也是属于想买但是又买不到,这应该是记者有印象以来对于爆款基金的认知,也开始明白了一个好的基金经理,一个拥有良好口碑的基金经理,可以有多大的号召力。

  2006年至2007年,A股进入牛市,此时的爆款基金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乐百家娱乐loo888的馈赠,而并非是基金经理的口碑,印象最为深刻的肯定是那4只“出海”的基金,每只都在300亿元左右,而这300亿元还是配售之后的结果,在认购阶段,有的基金募集超过千亿元,最终配售比例在25%左右。

  当初的抢购场景一点也不逊色如今的睿远成长价值,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显然这几只基金并没有把“爆款销售”做成“爆款业绩”,留下的口碑至今都还是差评一片。

  当时销售的主要渠道其实和当下还是比较相似,主要来自银行,但据一位QDII基金经理回忆:“这几只产品深深伤害了渠道投资者的心,导致此后很多年谈QDII色变。”

  而在那之后,其实偏股型基金出现爆款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了,虽然在2015年也有10多只百亿基金成立,但去看看这些百亿基金自成立以来的表现,有的竟然亏损高达60%以上。

  甚至从此给投资者留下的印象是,只要百亿基金一出,市场便迎来顶部。这其实就是爆款的悲哀,如果现在能重来一次的话,相信基金公司不愿意,渠道不愿意,投资者更加不愿意。

  爆款需要找回失去的口碑

  经过了这种多次伤害之后,近几年爆款的偏股基金更加稀少,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自从2007年之后,10多年时间过去了,全市场股票型基金的规模并没有明显的增长。

  虽然爆款基金在减少,整体股票型基金规模也停滞不前,但是每当市场中有做得好的基金经理跑出来时,发新产品却总能自带流量,比如去年的兴全合宜、今年的睿远成长价值。

  也就是说,现在的爆款基金其实已经进入口碑时代,只是大家需要思考的是,在目前的公募行业,有多少基金经理能够收获同等的口碑。

  如今的公募行业,个人的标签其实已经越来越淡化,公募基金产品也越来越工具化,不少基金公司都在往大而全的方向发展,最终都想实现一站式配齐,当然从记者的角度看来,这肯定是一条路径,但当下大家来讨论口碑造就爆款基金的时候,你也会发现,其实很多基金公司并没有给投资者留下特别口口相传的产品。

  的确,要做出能够口口相传的产品很难,对于一位优秀的基金经理来说,可能主动管理的边界也就在二三百亿元,如果一家基金公司只有一位或者两位这样的基金经理,确实是容量有限,而在股东压力、销售业绩压力等压力之下,基金公司很难能够真正从业绩出发打造一款产品。

  更何况在基金经理变更频繁、公司管理层经常出现变动的情况下,要出一款能够被投资者口口相传的基金更是难上加难。这也就难怪,当陈光明或傅鹏博这样在这个市场上已经经过了多轮牛熊的考验,也有良好业绩可追溯的基金管理人出现时,渠道会如此卖力去推荐,投资者会如此踊跃去认购。

  3月21日,有位业内人士说:“睿远的这只基金很有可能创下认购户数最多的纪录(除了互联网货基以外)。”记者倒是真的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虽然这里面还包含了很多因素,比如有的渠道不仅很早就已经在预热,而且还细化了认购户数,要求认购的户数指标摊到每家营业部,使得这些营业部工作人员周末都在加班给客户打电话。

  不管怎么样,即使今天只有10%的配售比例,即使每户认购金额只有1000元,即使每户最终配售到的金额不到100元,但希望就是从这100元开始,能够让更多的投资者有更好的体验,把以前爆款基金失去的口碑找回来,把百亿基金一出便是市场顶部的想法扭转过来。

  但愿在不远的将来,投资者不用挤在一个时间、一只基金、一位管理人上面,而可以从容地就像逛超市一样,随时可以买到那些口口相传的口碑产品。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