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对赌8次!又一家新三板企业科创板IPO失利

  刚刚,又一家企业闯关科创板IPO失败。

  8月7日,深圳市贝斯达医疗股份有限公司审核状态变更为终止审核。这意味着,继木瓜移动、和舰芯片、诺康达及海天瑞声之后,科创板IPO终止审核企业上升为5家。

  贝斯达也成为继木瓜移动以后第二家科创板IPO失利的新三板企业(已摘牌)。

  

  与此前4家终止审查企业相同,贝斯达也未披露终止审查的具体原因。不过,据媒体报道,贝斯达属于主动撤回申请材料,原因在于有新的融资计划。

  两度IPO失利

  近年来,贝斯达一直试图冲击资本市场,但其上市之路也颇为波折。

  2015年9月29日,贝斯达正式挂牌新三板,代码833638。在新三板期间,贝斯达顺利完成3轮定增,完成募资2.42亿元。

  其最近一次定增定价8.18元,这一价格与其在新三板二级市场交易的收盘价8.55元接近。

  此后,贝斯达于2017年6月开始向创业板发起冲击。然而,2018年1月,其创业板上市申请被否。同年7月,贝斯达选择了从新三板摘牌。

  今年3月27日,贝斯达再度冲击资本市场,目标指向科创板。而最终在完成三轮回复后,其IPO之旅再度终止。

  实际上,从贝斯达此次科创板进程来看,其在3月27日获得受理后,于4月9日进入“已问询”状态。后分别于5月9日、5月23日、6月19日回复三轮问询。

  据媒体报道,上交所随后对其进行了第4次问询,但此后企业一直没有回复。

  而根据科创板相关规定:

  发行人及其保荐人、证券服务机构回复本所审核问询的时间总计不超过三个月,该规则规定的中止审核、请示有权机关、落实上市委员会意见、实施现场检查等情形,不计算在前款规定的时限内。扣除几种特殊情况的三个月应该对应的是可能存在的多轮回复的总时长。

  从贝斯达的具体情况来看,其完成前三轮所花的总时间超过56天,再加上此后的“缄默期”,贝斯达的回复总时间虽未超过期限,但也即将进入最后5天的倒计时。

  分销模式带来资金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贝斯达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为一体的大型医学影像诊断设备提供商。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贝斯达已成为大型医学影像诊断设备国产替代的中坚力量。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贝斯达实现营收分别为3.56亿元、4.15亿元、4.7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则为9330.92万元、1.03亿元、1.08亿元。

  

  其中,磁共振成像系统为其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发行人磁共振成像系统销售金额2.98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65.81%。

  

  由于我国医疗器械行业整体起步较晚、规模小、产品相对单一。大型医学影像诊断设备技术复杂,以 GE 医疗、西门子、飞利浦为代表跨国医疗器械巨头,起步早,经过多年的积累,资金实力雄厚,研发投入高,技术先进,长期占据着市场主导地位。

  尽管近几年来,我国在扶持国产医疗器械行业发展,推动国产医疗器械替代进口进程,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三级医院等高端市场中,外资品牌产品的销售优势地位仍难以被“撼动”。

  据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在医学影像设备市场,截至2017年底,我国MRI市场保有量排名中,而贝斯达位列第五,在国产品牌中居于第二位,市场保有量前三位仍被GE医疗、西门子、飞利浦三家外资品牌占据。

  

  在此背景下,贝斯达面向的销售市场主要集中在民营医院、中小医院。

  相较于公立医院,民营医院综合实力相对较弱,而磁共振成像系统等属于大型医疗设备,产品单价高,行业内对民营医院产品的销售,普遍给予一定的信用期或采取分期收款的模式。这样的分期收款销售模式也为贝斯达带来一定的资金挑战。

  由于贝斯达营业收入持续增长和分期收款的销售模式,其应收款项持续增长,同时存货等占用营运资金增加,致使发行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同期净利润水平。同时还存在应收账款无法回收的风险,对未来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这样的销售模式及其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成为其IPO之路的一大隐忧。

  应收账款高企

  这一销售模式带来的影响直接反应在应收账款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月,贝斯达创业板IPO被否之际,发审委提出的问询直指其应收账款余额较大、核心技术人员薪酬、销售模式等多方面的问题。

  

  其科创板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期末,贝斯达应收账款分别为6.34亿元、7.36亿元、8.08亿元,占当期资产总额的比例均在50%左右。

  相对于此前的创业板IPO,应收账款这一数据并未有太大改善,从而备受外界质疑。而在上交所的每次问询,也均有涉及“应收账款”相关问题。

  应收账款高企的同时,贝斯达应收账款逾期金额还在持续攀升。此外,贝斯达还常陷入与客户的买卖合同纠纷。

  2017年,贝斯达与四川联大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湖南融科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而后面两家公司分别为贝斯达2016年、2017年的前五大客户。

  对于应收账款持续增长的原因,贝斯达认为主要是由于其采用“分期收款”的销售模式所致。

  

  显然,这一点没有充分的说服力,其创业板IPO被否之际,发审委也曾追问其不同销售模式下毛利率波动的原因及合理性等相关问题。

  业内人士:终止审查是好事

  不仅仅是应收账款,贝斯达还有诸多问题待解答。

  从上交所三轮问询中,还可以看出,监管层的问询中不仅涉及“三类股东”、应收账款、研发人员薪酬、研发投入等,还较为关注企业未来的持续盈利能力等。

  此外,贝斯达在此前7年间有多达8次对赌,对赌协议的内容除了业绩外,多次提及上市要求,且曾两次因业绩不达标而进行了补偿。

  不过,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贝斯达历史上存在的对赌协议已经完全解除,签署的相关协议均是交易各方真实意思的表达,不存在影响公司股权稳定性的条款或者情形。

  实际上,从目前5家终止审查的企业来看,这些企业或多或少存在一些瑕疵。

  木瓜移动在核心技术先进性、业务模式、持续经营能力、信息披露方面等被质疑;

  和舰芯片,与同业竞争、独立性、关联交易及控制权等方面的疑虑有关;

  诺康达在疑似关联交易方面被上交所重点问询;

  海天瑞声背后疑似存在核心技术含量不足、主营业务不清晰,内控缺陷等问题。

  对于科创板不断有企业终止审查这一现象,申万宏源中小公司部资深高级研究员刘靖认为,“科创板终止审查是好事,迄今为止,科创板给大家的印象是,过会率还是很高的,但实际上,科创板并非是一个完全没有审核、过会率100%的板块。”

  刘靖进一步表示,“就目前终止审查企业来看,要么是企业对自身的科创属性讲不明白,要么是相关的制度还需要探讨。这也反映出,科创板整个板块在试运行的阶段,制度在不断完善。另一方面,终止审查本身会给后面的申报企业一种判例,例如科创属性这一点,会敦促企业认真考虑自身是否真的符合科创板条件。”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loo888)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