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收益率逼近历史新低 “收益率倒挂”预示经济衰退风险

  后歆桐

  [高盛将美国2019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测下调20个基点至1.8%,因为目前看来,贸易局势对美国增长产生的负面影响,超出了此前预期。]

  过去两周,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累计跌幅超过15%,收益率水平创2016年11月以来的新低。同时,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较3个月短期国债收益率一度低出40个基点,利率倒挂幅度创下2007年以来最高值。

  安联投资管理公司(AllianzinvestmentManagement)高级投资策略师里普利(CharlieRipley)预计,10年期美债收益率可能会跌破历史最低水平,而长短期国债利率大幅倒挂通常意味着市场对长期经济增长预期悲观,经济出现衰退信号。基于此,近来,多位分析师再次警示美国经济衰退风险。

  10年期美债收益率或创历史新低

  上周,受特朗普新关税政策给贸易局势增添的变数影响,市场恐慌情绪令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7日一度跌破1.6%,而8月初的收益率还在2%以上。

  8日,随着避险情绪的缓和,收益率迎来反弹,回升至1.7%以上。截至12日下午,10年期美债收益率回升至1.745%,但仍然接近历史最低水平。各期限的美债收益率也均大幅走低。

  里普利表示,近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走低主要因为贸易摩擦加剧带来的避险情绪以及印度、泰国和新西兰央行上周超出预期的降息幅度,“事情进展得有点太快了”。

  他还称,若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恶化,2016年7月8日创下的1.358%的历史最低水平可能被打破。不过,他预计,到2019年年底,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回升至2%至2.5%之间,较目前水平大幅反弹。

  “美联储降息后,债券收益率小幅走低,原因是市场对美联储未来政策利率指引感到失望,随后又出现了新的贸易担忧。”渣打银行(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也预计,美国降息还会降低外国投资者的对冲成本,这可能提高美国国债相对于德国国债和日本国债的吸引力,从而支持资金流入。“因此,未来12个月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被限制在2.25%以下”。

  美国银行的美国利率策略主管布瑞辛哈(BrunoBraizinha)则表示,其对2020年第一季度10年期美债收益率2.05%的预测保持不变,但预测所面临的风险正在变得大幅向下倾斜。

  前美联储经济学家雷恩哈特(VincentReinhart)更为悲观。他称:“现在,全世界有高达15万亿美元主权债券都是负收益率,这让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忽视。这些债券作为投资选项让投资者委实难以提起胃口,于是大量资本涌入美国国债,压低了收益率。”

  “收益率倒挂”警示经济衰退风险

  更为重要的是,在美债收益率接近历史低位的同时,10年期和3个月期美债收益率的倒挂程度也创2007年以来最高值。通常,短期国债收益率低于长期国债收益率,即所谓的“收益率倒挂”,被视为经济陷入衰退的预警信号。

  从历史数据来看,自1952年以来,美国每一次出现国债收益率倒挂现象,经济衰退往往随之而来。

  有鉴于此,高盛、美银美林、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Summers)等近来纷纷警告美国经济将面临衰退的风险。

  高盛将美国2019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测下调20个基点至1.8%,因为目前看来,贸易局势对美国增长产生的负面影响,超出了此前预期。

  “我们提升了对贸易局势严重性的预期。”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JanHatzius)在11日的研报中表示。

  哈祖斯指出,伴随贸易局势而出现的金融状况、政策不确定性、商业信心和供应链分布的变化,都将导致增长低于此前的预期。

  “政策不确定性可能导致企业在不确定性解决前降低资本支出。对于贸易局势前景的悲观情绪也会使企业减少投资。供应链中断导致的企业投入成本上升还会减少美国企业的国内经济活动。”他称。

  美银美林的美国短期利率策略主管卡巴纳(MarkCabana)也表示,投资者现在似乎更加确定美国经济增长可能会因两项严重的政策错误而陷入低迷。

  其所指的错误政策除了美国在贸易方面的政策,还包括美联储的货币政策。

  “在贸易方面,局势升级显然不利于全球增长,其持续的时间越长,对全球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就越严重。”卡巴纳还称,“美联储也对此情况做出超前准备。美联储将降息视作‘周期中期的调整’,但市场显然不这么认为。”

  他进一步指出,近来的收益率曲线倒挂程度扩大,并非必然代表美国经济将出现衰退,但显然体现出市场对于长期国债的需求增长,而无疑这是衰退风险升高的先兆。

  美国前财长:全球经济正处于最危险的时刻

  萨默斯近日也警示称,随着国际贸易紧张局势继续加剧,美国和世界经济正处于自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风险最大的时刻。

  他批评了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称其在全球范围内挑起的贸易冲突十分“愚蠢”。

  “我们为了那些不太可能有重大影响的利益,在不确定性、投资、创造就业机会等方面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萨默斯称,“我认为,毫无疑问,美国工人将会更加贫穷,美国公司的利润将会减少,美国经济将会因为我们正在走的道路而更加糟糕。”

  雷恩哈特对于美国经济前景的预判同样最为悲观。在他看来,即使撇开贸易政策和货币政策,美国经济也正变得和日本越来越相似。

  “也许,日本的实际经济表现要比多数的媒体报道好一些,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确实起到了一些效果。”雷恩哈特称,七国集团(G7)中,只有一个国家的通货膨胀在近5年呈现上涨势头,也只有一个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增长,这就是日本。但日本的麻烦在于,其“人口正在下滑之中,而且生产率进步也乏善可陈,因此当地没有多少投资机会”。

  雷恩哈特指出,美国的人口目前还没有遭遇下滑的危机,但人口统计局的最新数据确实显示,美国人口去年的增长速度已跌到了1937年以来的最低点。

  不过,在生产率方面,他坦言,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的生产率增长了3.4%,暂时依旧较为强劲。

  “但虽然现状还可以,从长期大趋势来看,美国的人口结构变化正向着日本的方向滑去,这意味着日本式的经济环境似乎正是美国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他称。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