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FT落子中国全资子公司 与CIPS天然合作而非竞争

  宋易康

  作为一家连接200多个国家和地区、11000多家银行及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企业客户的报文服务提供机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的名字对中国金融行业的人而言并不陌生。早在1983年便进入中国的SWIFT,目前在中国的用户已经超过500家。

  近日,SWIFT更进一步宣布在北京落子全资子公司。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签约仪式上说,SWIFT在华成立全资子公司并落户北京有利于SWIFT在中国业务迈上新台阶,标志着北京市全面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提升开放型经济营商环境取得新进展,也是人民银行统筹管理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一步。

  随着中国经济的增强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中国用户数量的持续快速增长,中国已经成为SWIFT全球最重要的战略市场之一。落地北京后,人民币将成为除美元、欧元之外,SWIFT产品和服务的第三种计价货币。当日,SWIFT还与跨境清算公司(CIPS运营机构)签署了合作意向书,以进一步深化双方在跨境支付业务发展方面的合作。

  这对人民币国际化意味着什么?SWIFT与央行组织开发的独立支付系统(Cross-borderInterbankPaymentSystem,简称CIPS)如何进一步加强合作?对此,第一财经记者专访了SWIFT欧亚非及中东区首席执行官何亚伦。

  正逢中国金融开放恰到好处

  从SWIFT的中国战略看,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促进中国与全球市场的互联互通,即如何通过SWIFT的网络促进中国更多的金融机构和海外市场连接。6年前,240个中国机构连接到SWIFT的网络,现在大约为500个。

  其二,为中国市场提供更加优化、更加符合本地需求的产品和服务。中国市场有其特性,要更好地为中国市场提供服务就必须尽可能地适应它,也就是要优化SWIFT的产品和服务以适应中国市场。

  其三,如何在中国金融社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如何更加本地化,SWIFT成立全资子公司就是为更好地落实上述战略。

  何亚伦说,这就是SWIFT建立新的外商独资企业的逻辑和原因。为何在这一时间点在中国成立全资子公司?何亚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SWIFT目前在北京和上海设有两个代表处,“尽管SWIFT在中国的投资和资源已经翻倍,但我们仍继续用英语开展业务,并以美元/欧元计价SWIFT的产品和服务。”

  “现在有了新的外商独资企业,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将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同时提供更多的本地化产品和服务,也将开始在中国缴纳更多的税,这对于本地注册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何亚伦说。

  何亚伦说,按照中国的说法,这是天时地利人和。首先,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真正了解这个市场需要时间;其次,中国金融市场正处于持续开放及国际化进程中,因此时机恰到好处。

  “中国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经济体,实现对外开放。SWIFT是一个中立的组织,我们将支持中国的金融社群,就像支持其他任何市场的金融社群一样。”

  以SWIFT全球支付创新(gpi)为例,该项创新帮助金融机构为其客户提供更高效、安全的跨境支付产品和服务。数据显示,有超过141家中资银行在gpi注册,中国采纳gpi服务的银行数量占全球1/3以上。

  与CIPS天然合作而非竞争

  央行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业务统计数据显示,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运行平稳。第三季度,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处理业务38.13万笔,金额7.01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34%和75.89%。日均处理业务5777.53笔,金额1062.58亿元。

  CIPS作为由央行组织开发的独立支付系统,为境内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是我国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

  CIPS是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SWIFT是传送信息的通道。两者是如何合作的?是否存在竞争关系?

  何亚伦对此表示:“市场上有些不准确的信息,认为CIPS和SWIFT相互竞争。其实不然,我打个比方,CIPS是一个提供资金转移和账户服务的支付系统,而SWIFT更像是一个邮差,不会碰到资金。我们通过SWIFT的报文平台传送金融信息,支付系统根据收到的支付指令完成资金清算。我们将CIPS视为战略合作伙伴。”

  “SWIFT支持全球90多个支付系统。有的支付系统直接使用SWIFT作为其报文传输系统,如欧央行的TARGET2、中国香港的RTGS系统,有的支付系统拥有自己的传输渠道,但是参与者之间的跨境信息传递使用SWIFT服务,如美国的CHIPS和中国的CIPS。”何亚伦介绍称。

  “CIPS和SWIFT是天然的合作关系,而不是竞争的关系。”1月16日,SWIFT全球首席执行官高斐德同样如此表示。

  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对于当前人民币国际化水平,何亚伦说,任何国家的货币都是要支持一个国家的宏观经济战略,需要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相匹配。

  中国的GDP占全球GDP约20%,但人民币主导的交易仅为1.16%;而美国的GDP约占全球GDP的25%,但美元占全球交易约44%。“这极不匹配,所以我相信人民币将成为一种全球货币,但可能仍需要一定的时间。”何亚伦称。

  “虽然我们不确定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份额一定会跟中国GDP占全球的百分比一致,但人民币终将成为主导货币,这一点毋庸置疑。”何亚伦说。

  基于深入的合作,SWIFT将在人民币国际化中发挥何种作用?何亚伦认为,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SWIFT可以引入很多操作实践和标准化领域的服务,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人民币最佳操作实践等。例如,标准化的人民币业务运营平台、信息交换标准等。

  加码金融科技兼顾创新与安全

  除了在中国落地全资子公司,SWIFT另一大关注点是金融科技。

  在何亚伦看来,SWIFT是世界上第一家Fintech公司,其诞生甚至早于“Fintech”这个词。他认为,SWIFT作为一个国际合作组织,由银行所有,为银行服务。这个领域越来越多的参与者拥有更多的颠覆性技术,并且可以更快地开展业务。

  对于SWIFT而言,平衡传输速度和安全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何亚伦说,SWIFT作为报文传送平台,产品和服务连接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的11000多家银行和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公司客户。事实上,不能允许任何形式的运营中断。如果SWIFT系统停机1分钟,它将影响整个金融行业的资金流动。如果停止1天,这将是金融市场的灾难,导致巨大的现金管理和流动性等出现问题。“SWIFT在大力投资创新金融科技的同时,也投入巨资确保系统安全、持续、强劲。”何亚伦称。

  他认为,中国很多大型的Fintech公司在关注速度的同时,也都在关注安全并在该领域持续改进,以确保系统以安全的方式运作,而不是只关注快速,这是非常重要的。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