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年GDP增速冠军换了四个 云南领跑时代到了吗?

  李秀中

  [2019年上半年,云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957.43亿元,同比增长9.2%。]

  近20年,中国经济增速的冠军已经换了四个省份。内蒙古、天津、重庆、贵州这四个省份先后登上增速冠军的位置,并各自连续几年保持这一优势。而今年上半年,云南超过贵州,成为新晋第一。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云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957.43亿元,同比增长9.2%,比全国6.3%高出2.9个百分点,比贵州省高出0.2个百分点,增速排名全国第一位。

  那云南的优势又能持续多久呢?

  近20年经济增速冠军换了四个

  学者普遍认为,区域竞争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推动力。

  区域竞争包括了很多方面,在GDP增速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第一财经记者回溯20多年的统计数据发现,在2002年之前,中国经济增长格局大致是东部高速、中西部次之,还没有形成某个省份成为相对领跑者的局面。但是从2002年开始,各省份的经济增速就开始了各领风骚好几年的态势。

  首先登场的是内蒙古。2002~2009年,内蒙古GDP增速分别为13.2%、17.9%、20.5%、21.6%、18%、19%、17.2%和16.9%,连续八年位居全国第一。

  这八年的冠军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本世纪初,中国进入重化工业时期,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支撑力是工业的高速增长,其中冶金、机械、器材、化工等重型工业发展快速,因此对资源产品需求旺盛,具有丰富煤炭等资源的内蒙古便借势崛起。

  除了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内蒙古的高速增长也有自身原因,就是其基数相对较低。增速连续保持八年第一之后,内蒙古的GDP才在2010年突破万亿元。此外,由资源暴富带来房地产等投资的兴起也是原因之一,比如鄂尔多斯现象就开始于此。

  不过,内蒙古所代表的资源型省份的经济高增长趋势被国际金融危机打断。2008年,宏观经济进入下行周期,对资源产品的需求迅速减少。虽然内蒙古在2008年和2009年能够在4万亿投资背景下保持经济高增长,但此后煤炭等价格大幅下跌,经济增速也迅速下降。

  此时,连续多年屈居第二的天津登上了冠军位置。2010~2013年,天津GDP增速分别为17.4%、16.4%、13.8%和12.5%,均位居全国第一,并开始了与深圳、苏州、广州等城市的竞争。

  天津的崛起延续了重化工业这一时代特征,其经济的高增长主要源于国家级新区“滨海新区”。

  定位为现代制造业基地的滨海新区内,先后落户了空客A320总装线、中航直升机总装基地、中船重工造船等大型制造项目,这些型项目也带来了固定资产投资的飙升,因此天津的经济还表现出明显的投资拉动型增长。2007~2013年,天津市投资总量连续6年每年跨越一个千亿元台阶,其中2007~2011年,投资增速保持在20%以上。

  继任者重庆的经济高增长原因与天津类似。2014~2016年,重庆登上了冠军宝座,GDP增速分别为10.9%、11%、10.7%。

  在大多数省份已经降至个位数增长时,重庆依然保持10%以上的增速。这背后是同为国家级新区的“两江新区”也从政策和投资两方面拉动了重庆的GDP,但与天津的重工业路径相比,重庆更着重于产业转移。当时,电子信息产业和汽车产业是拉动重庆经济增长的两大引擎。

  自2009年以来,重庆汽车产业和电子工业都保持两位数增长,甚至增速超过20%,工业产值每年可以新增3000亿元左右。这带动了重庆工业总产值从2009年的6772.9亿元飙升至2016年的近2.4万亿元,其中这两个产业就占了半壁江山。

  然而,无论是天津还是重庆,依赖大项目投资的模式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如果没有项目的持续落地,经济增速自然就会下降。不仅如此,如今汽车和电子产业的下滑更是导致了重庆工业的整体下行。

  这个时候,贵州杀了出来。2017年和2018年,贵州分别以10.2%和9.1%的GDP增速领跑全国。这背后,经济总量低是一个重要因素,任何一个大项目都能对经济增速产生巨大效应。

  近几年,贵州借助水电便宜、天气凉爽等自然资源的优势,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立起了一块新招牌。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贵州大数据电子信息制造业、医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86.3%和21.3%,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39.9%和26.6%。

  云南领跑能持续多久

  近几年,云南省的经济增速已经追至全国前列,去年以8.9%位列全国第二,今年一季度又以9.7%位居第一。

  那么云南是否能在今年下半年乃至以后更长时间里保持这一领先优势呢?要回答这一问题,首先要研究云南的高增长源自哪里。

  从云南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云南省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同比增长5.3%,第二产业同比增长11.5%,第三产业同比增长7.9%。第一和第三产业的增长并不突出,也就说云南的经济增长源泉在于第二产业,尤其是工业。

  今年上半年,云南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9%,虽然增速较一季度回落0.9个百分点,但仍比全国高4.9个百分点,居全国第一位。其中,云南虽是烟草大省,上半年烟草制品业增长4.6%,保持平稳,但非烟工业合计增长却达到13.2%。

  云南省统计局对2018年经济形势进行了总结分析,在非烟工业中三大产业在崛起。2018年,电力行业保持高速增长,对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25%,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增长3.0个百分点,成为第一大拉动力;石油行业异军突起,2018年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5.7%,对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贡献率达23%,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2.7个百分点,是仅次于电力的第二大拉动力;电子行业发展迅猛,2018年电子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5.5%,拉动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长1.3个百分点,成为第三大拉动力。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石油行业。这一产业的崛起主要缘于中石油云南千万吨炼油项目。该项目于2017年8月投产,带动这一产业产值翻倍增长。这也反映大项目对基数低的省份的拉动作用。

  今年上半年,云南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增长17.4%,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14.5%,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长13.6%,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增长12.6%,农副食品加工业增长9.7%,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8.2%。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到,云南工业增长还是以传统产业为主,其模式也并未有创新突破之举,主要还是因为经济体量小而处于领跑位置,因此受宏观形势的影响将会很大,可持续性也将面临挑战。也就是说,属于云南的领跑时代可能还未真正到来。

  此外,上述数据也反映出云南和贵州的增长动力大体相当。今年上半年,贵州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14.1%,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增加值增长12.9%,烟草制品业增加值增长9.8%,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6%。

  也就是说,在全国经济增速冠军的竞争中,云南和贵州可能将会有一场胶着竞争。这两个“小个子”未来谁跑得更快,还需静观其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