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全景网财经视频路演互动WE言堂

曾庆洪:亲历中国汽车40年

目前汽车产业面临的挑战比较大,特别是国家现在政策越来越放开,包括合资股比、关税等对自主品牌肯定会有冲击,这是现实。

——广汽集团董事长 曾庆洪

  从最底层的修理工,到执掌着市值超千亿的车企巨头,曾庆洪与中国汽车制造行业共度的前半辈子中,他经历过与法国标致以失败告终的合资,也见证了从年产不足1万辆到年产两百万辆的爆发增长。曾庆洪个人40年的职业经历,折射出了一部南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史。

2018年12月,2018粤港澳大湾区上市公司发展机遇论坛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与任正非、马化腾、董明珠、马明哲等共72位杰出企业家获颁“湾区精神杰出企业家”荣誉。

  2018年被称为变革之年,汽车行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车市面临199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同时进一步开放给车企们带来不小压力,另一方面,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等新技术新趋势,推动着汽车产品乃至整个生产制造方式的进化。本期《大湾区的光荣与梦想》节目,全景网董事长何伟对话湾区著名企业——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时代变迁的风口,他说广汽的发展只求强,不求大。

  全景网董事长何伟(图左)对话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图右)

  访谈实录

  中外合资要“双赢” 文化融合最关键

  何伟:我发现广汽已经合资了很多家了,日系的基本都合作的差不多了。有些合资厂到了内地以后,一看到外方赚到钱了,心会很疼。

  曾庆洪:我们讲“双赢”。合资、合作很关键,就是一种文化,其实合资、合作文化很重要,另外就是观念、信赖,特别是沟通。因为我在合资企业做了八年,因为大家的文化差距太远或者大家互相不了解,可能造成很多的误解。大家的观念、大家的思维方式、大家的工作方法都不相同,那么互相怎么理解?比如说,我们怎么去理解日本文化?日本人怎么理解中国文化?我们认为好不一定就好的,哪怕是文字。日语的“娘”是“女儿”(的意思),跟我们是倒过来的,意思都倒过来了,所以说文化的融合很重要。

  汽车行业进一步开放挑战多 自主品牌受双重夹击

  何伟:我们的自主发展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了,现在基本上是到了跟合资可以正面竞争,现在实际上进一步开放以后,特别是产业政策越来越开放,下一步自主会面临什么样的状况?特别对广汽传褀来说有什么新的挑战?

  曾庆洪:确实面临的挑战还是比较大的,特别是国家现在政策越来越放开,包括合资股比也好、关税也好,对自主品牌肯定会有一个冲击,这是现实的。

  股比开放,现在国家虽然有一个大概的时间表,从改装车、商用车到乘用车还有4—5年的时间。但是我们认为现有的是50对50(股份比例),双方的优势能够发挥出来。作为广汽方的优势可能是天时、地利,作为当地市场怎么了解?可能我们对这一块的把握,这二十年来我们认为还是有优势的。刚才讲还有文化,员工思想工作、员工的习惯等等,这也是一个优势,所以2010年有三十多个日资的企业停工,我每一个都去处理,外方都没办法,这个可能就是文化。外方的优势可能就是技术。目前我们跟外方也没谈。为什么要做企业?第一个是有市场;第二个是成本低;第三个是有效益,这是最关键的,双方的优势能发挥出来最重要。

  关税这一块没办法,关税最大的冲击你刚才讲20万、30万以上,中低端这一块目前还是进口的比较少,进口车还是中高端的,30万—50万的,所以性价比这一块目前来说国产还是有点竞争力,今后的规模我们能不能上去,这很重要,就是面对着自主品牌这一块,可能关税下降之后对我们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何伟:合资还会往下走、产品会往下走。

  曾庆洪:有可能,但是往下走是没什么钱赚的,没有什么大的空间。

  何伟:利润很薄了。

  曾庆洪:比如说跟丰田的雅力士、跟本田的飞度可以说都没有什么利润,因为它的成本高了,又加劳动成本,你说六万、七万块钱,材料去了五六万了,你怎么赚钱?你说做生意不赚钱是不可能的,外边的人做生意不赚钱?所以这个市场他们很清楚。

  曾庆洪:推进新能源政策要分布实施,不能一蹴而就

  何伟:现在有新能源、智能互联,是不是这个东西说得太多?实际上中国现在根据市场发展来说,恐怕那个东西还是比较遥远的事情,当然我们做好准备是必要的,但是真的到那个时代了,因为您是一个老汽车人,我很在意你的判断的。

  曾庆洪:我没有什么判断,我完全赞同你的看法,新能源绝对是国家的一个战略,这个方向肯定是非常正确的。我们去年50万辆,今年100万辆,上半年可能是41万辆,真正纯电的是30万辆,今年要完成100万辆。2020年的保有量是500万辆,到2025年的时候是20%,就是说不是靠哪个汽车厂吹2025年都不做传统车,这个是非常危险的,大家一哄而上又达不到,整个汽车厂就麻烦了。刚才你讲的方向对了,我们可能要分步实施,因为要取决于它的配套、设施、成本,现在不是说政府去推进,一定要市场去推进。

  合资陷入困境 1998年广州标致宣告破产

  何伟:广汽来说我觉得为中国自主品牌、中国汽车工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任何一个企业的发展、一个行业的发展一定跟时代是吻合的,特别是广汽置身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我们这里是广州,得风气之先,实际上我们的第一个合资品牌也是广汽的,我们想请董事长来谈一谈我们凭什么走到了今天?

  曾庆洪:我本人也可以说见证了中国汽车的发展,因为四十多年来我一直在这个行业,可以说从1985年成立的广标,到现在的广汽有33年了。我想要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85年到1998年,这段时间是最困难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环境配套都找不到,是非常困难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大市场,所以那个时候广标最高产量还不到上万量,产品没办法更新,也没有支撑研发的费用,所以可以说很困难,最后经营不下去真的就要关门了。

  第二阶段从1998年开始,1998年我们重组广标,成立广汽,当时叫广州本田,是新的合作伙伴进入,通过广本的合作,进入了新的阶段。本田愿意把新的产品、新的技术拿过来,我们叫起步的世界同步,世界品质一脉相承。就是说它的技术、它的产品是跟全球同步的,所以也适合中国的市场,所以卖得很火,那个时候我在广本做了八年的中方总经理,那时候确实很火,供不应求,还要加价。

  成功推出自主品牌“传祺” 集团发展进入快车道

  何伟:我的第一辆私家车就是广本。

  曾庆洪:那你是老上帝了。所以那个时候的发展还是比较快的,我记得1999年下线,当年是1万辆,第二年是3万辆,第三年是6万辆,基本上每年翻番的速度去发展,关键就有市场,最后我们走出一条以市场为导向,小投入快产出,滚动发展的路子,这种路子也很适合中国的汽车市场的发展。

  曾庆洪:第三阶段是2010年开始做自主创新、自主品牌,广汽可能迟了一点。但是我们通过前两个阶段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培养人才,有资本积累,我们就有机会、有能力去推进我们的自主研发。这七年(2010年-2017年)来复合增长率平均是76%,这是我们想不到的。广汽从21年前的1万辆年产到2017年实现了生产204万,可以说翻了200倍,销售3500多亿,利税621亿,这个也是刚刚发布,我们进入世界500强202位。

  曾庆洪:我只抓质量 人财物我都不管

  曾庆洪:我是召回第一人,你们查查网上,2003年第一个提召回的是我,第一个召回的也是我,我把自己摆进去。我当了六年的董事长,每个月我都要抓质量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管,人财物我都不管,我就跟他们讲,没有品就没有牌,品质不好,传褀可能关门,任何一个厂都会关门,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质量确保好、把服务搞好,有质量问题,能够最快速度及时去解决,这是最重要的,要不然这家企业就完蛋了,没有人相信你,所以多少钱我都要去做这个事情。

  曾庆洪:面向全球招牌人才 设计师工资比我高六七倍

  曾庆洪:接下来新能源我们要投450亿,智能网联刚才你看了,未来我们布局包括新能源、包括大的项目、包括土地资源、资本、人才,我们都在全面的布局,去年(2017年)我们做了几件事情,第一个就是150亿通过市场融资增发,没钱没有用?我得有钱才行;第二个大项目就是智能网联,我们今年(2018年)年底把它建好,也是去年施工了,省长、省委书记全部都参与了;第三个我们是唯一一家广州国企改革的试点,就是职业经理人,因为现在都受限制嘛。现在市政府刚刚批下来,我们很快全面实施。主要是党委书记(董事长)、副书记、纪委书记三个,这几个是不能招聘的,其他的都可以市场化。

  何伟:这个市场化我们也不太懂。

  曾庆洪:市场化就是按照市场条件招聘,按时发工资,他们也有压力,职业经理人干的好的接着干,没有级别,是体制外的聘任制,这个就是完全推向市场。他们有动力、有压力,那你做得好就好了,责权利更加明确。我们去年做全球招聘人才,设计师的工资比我高六七倍。一分钱一分货,造型师也好、设计师也好,包括试验认证、动力总成设计等等,我们希望招全球最优秀的人才。有人才了、有资金了、有体制机制了、有资本了,广汽不发展都很难。

  曾庆洪:新造车“单兵作战”很勇敢 佩服但不好评价

  何伟:所以中国的汽车现在除了跟外资竞争,现在还有新造车也有竞争,特别是新能源汽车、智能互联,刚才我在楼下看,我没想到我们广汽已经有了布局、已经有了准备,但是现在新造的势力也是成长很快,怎么看待这些?广汽作为一个传统的燃油车企跟他们是实现融合、竞争还是其他什么样的考量?

  曾庆洪:我很佩服他们,就是新造车、包括互联网造车,他们有这个信心、决心。汽车不同于其他消费品,涉及到安全性、服务、保养、包括一大堆的法规法律,可能会遇到很多挑战,比如说规模的挑战。汽车是靠规模经济上来的,你不可能做5万、10万会有钱赚。另外是配套和网络,你的网络没有保有量支撑不了,这还是面临比较大的挑战的。汽车还是汽车,怎么加互联网?就是电动车嘛!所以我们跟蔚来汽车合作,就是我们双方的优势怎么合作,我在制造上有优势,我做了四十年车了,日本车我也会做、美国车也会做,有着质量保证体系、我的服务体系、我的标准、我的人才都有,我们有一套的保证体系,所以我制造的他们肯定认。还有我的配套优势、我的网络优势,我现在200万辆有配套,我去买钢铁、买玻璃、买轮胎什么都好,我有量的优势。

  另外我有网络优势,你刚刚看到我有2400多家,每个城市、每个县都有,但是你这个车买完以后没地方维修,肯定会撞车、肯定会坏,达不到的话,这个风险太大了。所以我跟李斌一谈,他说好,我们马上准备合作,所以我们就形成优势的互补,在我们的平台怎么共享“三电”?使得大家都能够成本降下来,又能够共赢,。新造车这种模式我想两个优势能结合起来是最好的,其他的我不好评价,单独搞我真的非常佩服他们。

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4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3034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0764号

Copyright©深圳市全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