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天出了7个案例!市场暖风“吹热”借壳

  ⊙记者 乔翔  ○编辑 吴正懿

  进入随着A股市场回暖,借壳方案衔枚疾进。进入2019年至今100天内,已有至少6家上市公司披露借壳交易相关预案(包含终止案例),另有1家签署了意向性协议。而2018全年,仅有10余个借壳案例。

  上证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被借壳的上市公司市值普遍在三四十亿元左右,而借壳方的体量明显增大,百亿级借壳频现,其中包括私有化的海外上市资产。

  不过,尽管案例有所增加,但亦有公司火速告败。有资深投行人士表示:“总体上我们对并购重组业务还是持比较谨慎的态度,借壳增多并不代表对并购重组的监管放松,只有符合产业导向的优质并购才会被支持,否则可能是一地鸡毛。”

  借壳案例明显增多

  据上证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已有仁智股份、新界泵业、天业通联等6家上市公司披露借壳预案。华通医药则以披露意向性框架的形式透露正在筹划相关交易。

  4月8日午间,华通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正与浙农控股筹划股权转让事项,后者将借此控股华通医药,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浙江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同时,公司还在筹划收购浙农股份100%股权,本次交易构成借壳。

  这是今年来借壳市场升温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2018年,以披露预案为口径统计,共有10余家上市公司涉及借壳交易,而今年仅3个多月,数量已达到6家。再看去年上半年,披露借壳交易的上市公司寥寥无几。

  从另一视角看,近期停牌筹划重大事项的上市公司数量也明显增多。“毫无疑问,市场好了,想法肯定会增多。”有上市公司高管表示,目前,部分企业面临的转型压力较大,通过并购重组进行整合是企业自我输血再造的一个重要手段。但是要掌控好企业自身的诉求与监管机构的政策导向,这之间不能出现偏差。

  赫美集团与英雄互娱的“短恋”成为反面教材。4月2日午间,赫美集团宣布终止借壳交易,股价连续三日跌停,而双方对交易终止的原因各执一词。对此,深交所火速发出问询函,追问公司是否涉嫌“忽悠式”重组。

  在资深市场人士看来,近期并购重组市场升温,包括借壳案例频发的原因,除了市场回暖外,也与停复牌新规有一定关联。按照新的停复牌制度,应减少重组停牌情形,分阶段披露相关事项,促使一些并未敲定的重组交易及时披露。“这意味着,重组预案披露后的不确定性增大了。”

  百亿大单频现

  纵观今年的借壳案例,借壳标的企业的体量普遍有所提升。此外,也出现了两例“回A”方案,分别是科元精化拟作价103亿元借壳仁智股份,晶澳太阳拟作价75亿元借壳天业通联。

  以ST新梅为例,标的资产爱旭科技的估值为67亿元。记者梳理发现,另外5家涉及的标的资产估值均高于这一数值,最高的居然新零售估值达到300多亿元。对照去年10余家借壳案,借壳标的估值大部分在50亿元以下,相对较高的天山铝业为236亿元。有趣的是,在借壳紫光学大失败后,天山铝业已转投新界泵业,估值降至170亿元。

  对于为何选择爱旭科技作为重组标的,有接近ST新梅的知情人士透露,ST新梅此前主业乏力,还陷入股权争夺,股东们都希望尽快改变这一状况,引入股权结构清晰、真正能够长期发展的产业公司。

  居然新零售拟以最低363亿元的作价借壳武汉中商,是新零售与传统零售在资本层面的一次碰撞。资料显示,本次收购标的股东名单中包括阿里和泰康。

  除了借壳标的体量提升以外,海外上市资产私有化回A是另一大特征。

  今年初,天业通联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向间接控股股东华建兴业置出资产与负债,同时向晶泰福、其昌电子等对象发行股份收购晶澳太阳能100%股权,标的估值7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主营硅片、电池、组件及光伏电站等业务的晶澳太阳能,曾于200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登陆纳斯达克8年后,晶澳太阳能提出私有化意向,并于2018年7月正式私有化退市。

  与之类似,拟作价103亿借壳仁智股份的科元精化也曾在海外上市。资料显示,2010年4月,科元精化实际控制人陶春风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反向收购在美国OTCBB挂牌交易的SilverPearl (后更名为KEYP),从而实现了科元国际(科元精化前身)在OTCBB板块的挂牌交易;2010年9月,KEYP由OTCBB转至NASDAQ(纳斯达克)挂牌交易。2017年5月,KEYP完成私有化程序,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

  “并购重组政策并未发生大的变化,并购优质的企业和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是监管层所鼓励的方向。”有投行人士称。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